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飞雪神侠的博客

留下与青春相关的记忆与臆想

 
 
 

日志

 
 

毕业那点事儿  

2010-06-07 22:20:14|  分类: 指东道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着公司新进的这些大学生一个个都回到学校去参加毕业答辩,我不由生发感慨,14年前的这个时候,正是我这30多年的生涯中最难忘的一段岁月了,因为那时也是我们大学毕业时。

     我的学校地处吉林市,就在美丽的松花江畔。也许是意识到了自己这个南方人不再可能有太多的机会再回松花江边了,在离开吉林的最后的几个月里,我经常会约三两同学骑车到松花江边去闲逛,或者是坐在江边看江水流淌,感受夏日清凉。如果说东北的黑土地给人的感觉是粗犷,那么松花江给人的却是柔情。不过不论我们留恋的是东北黑土地的粗犷还是松花江的柔情,离开的日子还是一天一天地临近了。

     我们是75日离校的,但是我记得在4月初的时候,整个校园就已经弥漫在浓浓的离别氛围中了。最早提醒我们即将毕业的是那些毕业留言册,那个时候,几乎每天都要帮同学写毕业留言,我记得那时我写字很难看,为了能给同学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我还特地请同学帮忙设计签名,至今,我依旧沿用着14年前那“美好”的签名。

     到5月份的时候,毕业的气氛骤然浓烈了起来,老乡、朋友之间的聚餐成了那时我们晚上最多的“功课”,在生活区,经常能见到喝醉了的同学被搀扶着或者背着进了宿舍。我记得对面宿舍5楼有一个同学经常会抱着吉他坐在窗台边,弹奏着那时很流行的《祝福》和《一路顺风》,他那忧郁的歌声给我们那两栋宿舍楼都平添了许多的伤感。

     我是不善喝酒的,可是我记得在临近毕业的那一个月里,我几乎是天天喝酒天天醉。东北人很善酒,连女生也不例外,记忆中,在我们当时最要好的那些朋友里,73女,我是最不能喝酒的一个。当时在我们这群人中间有这样的一个说法:在酒桌上,我就是旗帜,如果我没倒,其他所有的人都不能倒。

     我是不擅长情感外露的,所以,在后来的酒桌上,我从来没有哭过,也许我是我们那一群朋友中唯一没有在酒桌上落过泪的人了吧。记忆深处,怎么也不会忘记我们酒桌上常常出现的一幕,那是我们这群朋友中间最高也是平时看起来最猛的一个哥们,他是我们学校的体育部长、篮球队长、学校百米记录保持者,一个典型的东北大汉,可是,就是我们这个可爱的兄弟,每次喝酒喝到情深处就会忍不住落泪,最让我感动的不是他落泪,而是他在落泪的时候说的那句话“我是汉子我不哭”。谁说好汉有泪不轻弹?

     正是因为我在酒桌上经历过那么多的风风雨雨后还从未落泪,所以我真的以为我不会再哭了-----自从我妈妈不打我以后。可是,在火车站的那次痛哭流涕也许会让我铭记终生。我们学校大部分同学都是东北以外的,那时,我们大部分同学都是乘坐吉林--上海(主要是山东、浙江、江苏、安徽、江西、福建方向)和吉林--北京(主要是河北、北京、山西、河南、湖北、湖南以及西北、西南各省方向)的车离校的。我记得我乘坐的吉林--北京先离开,所以我们这个车的同学就成了所有同学送别的对象。送别总是难过的,我的这群朋友中有两个女同学是吉林人,她们说她们不想送我们,因为她们不想去承受那种

      那时,我们学校在吉林市算是比较大的学校了,所以我们学校那时是包下了很多节车厢的,而且,吉林市火车站还特许我们学校的学生提前好几个小时进站。当我赶到车站的时候,我发现整个站台都是我们学校的人,耳边听到的不是歌声就是哭声,听到的歌依旧是《祝福》和《一路顺风》这些伤感的曲子,不过这个时候歌声已经和哭声交织在了一起,再加上时不时冒出来的“XX班万岁”的带着哭腔的嚎叫,更让人有感到一种撕心裂肺的疼。我朝自己的车厢走去,一路见到的都是一张张布满泪痕的熟悉或者似曾熟悉的面孔,我有点心酸,但是我没有眼泪,一个一直在我身边陪伴的低年级的朋友也已经是泪眼摩挲,可是我依然觉得我很坚强,所以我不会哭。等我把行李放好再走下车的时候,一个我至今也想不起来的同学忽然过来抱着我痛哭。就在那一刹那,我所有的坚强都消失了,我终于大哭起来,在我妈妈不再打我以后。在我哭得天昏地暗的时候,那个我不知名的兄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我转头又抱着那个一直陪着我的朋友大哭了一场,在那一刻,我忽然觉得自己即将失去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些东西了。

      眼泪终究是留不住时间的,火车还是要开了,车上所有的同学都尽力把脑袋挤到窗户外边(感谢那时的绿皮列车,所有的车窗都是可以打开的),车上车下哭声惊天动地。当火车缓缓开动的时候,让我终生难忘的一幕出现了,我的那个东北大汉兄弟突然从远处奔过来(他和我不是一个系的,他们班的车厢在另外的地方),用他那保持我们学校100米纪录的速度向我这边冲刺过来,一把抓住我的手,双脚踏到了车身上,在很多人的惊呼中,他整个人都悬在了半空,随车缓缓移动,我已经记不起他对我说的话了,我只是清楚地记得他抓住我的手在车身上摔打的场景。

      列车一路南下,进入辽宁境内后就开始不停地有同学下车了,就像约好了似地,当我们班的一个同学下车的时候,其他的同学都会到站台上去送别(感谢那个时候的慢速列车,每停一站都要10分钟左右,让我们有了告别的时间),一次握手,一个拥抱,代表的就是我们的依恋与不舍。

     就这样别了,我的兄弟,我的朋友、我的同学! 14年后的今天,我依旧在想着你们!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